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台夫特.舊城散步趣

 IMG_7472
台夫特(Delft)離鹿特丹(Rotterdam)這座大城市相當近,乘坐荷蘭國鐵的話只要半小時不到,交通相當方便。因為喜歡小鎮勝過都市,我們選擇了在台夫特住宿了二晚,不僅可以往來鹿特丹,也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認識這座小鎮。



台夫特最有名的莫過於藍陶,這裡是藍陶製造相當有名的地方。去過鶯歌陶瓷博物館的人應該有看過青瓷,藍陶其實是由中國傳到荷蘭的青瓷,荷蘭的台夫特將青瓷技術發展為藍陶技術(Blue Delft);白色的瓷器上有藍色的花樣,深受當地人喜愛。而來到台夫特的觀光客也會想到藍陶商店去選購類似青瓷的藍陶商品,甚至在荷蘭各地所出現的藍陶商品大多也都從台夫特過去的。最厲害的莫過於在烏特勒支所看見的米菲兔藍陶,這種歐洲卡通人物和中國式的藝術結合在一起,感覺真微妙。
另一個有名的就非屬維米爾這位知名的畫家了,他最著名的畫作就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欲知詳情,可見此報導)。然而住在台夫特的他曾經畫下一幅風景畫,也相當有名,場景就在台夫特的東門一處。位在舊城區邊界的東門,雖然隨著歲月變遷,和當初維米爾所留下的景象有點出入,但仍然是個很美的地方。在東門對岸的湖畔旁,有著三、二座長椅供人休憩,因為美景當前,太陽的溫度太適當,我和Achi就像老人一樣坐在那裡對望著東門許久,好像在模擬二十年後的退休歲月一樣(笑)。
 
[維米爾的台夫特風景一畫,場景就是在此]




[不少人坐在湖畔休憩,還看到有人在這裡放生小鴨子,只可惜小鴨子最後還是沈入水裡]

五月荷蘭的氣溫還是蠻低的,好不容易有個溫馴和善的陽光,忍不住地就想戴上太陽眼鏡晒太陽。歐洲人愛晒太陽的程度大概眾所皆知,不過如果歐洲人來台北生活一段日子過後,也會受不了亞洲的悶熱而想撐起陽傘也說不一定。總而言之,因為在歐洲晒太陽是種享受,但後果往往是回到台灣才發現自己已經黑到用美白面膜也救不回來,這個教訓,我想是去過歐洲再多趟也學不會的。
不過,問我台夫特最讓人難以忘懷的在哪裡?我想它的舊城鐵定值得去走一遭。深入地在不同時分走了一回又一回,仍然覺得這裡是個很有氣氛的小鎮。

黃昏時,在運河旁的二手市集、在廣場旁活動的人潮、露天座位上喝著啤酒閒聊的人們、入夜時寂靜的街道,就算不特別去參觀教堂、乘坐運船,或是刻意安排的行程,假冒成當地人一樣的在舊城區內散步著,感受著這座舊城所遺留的建築歷史,和當地人的互動交流,聆聽著整點時分的教堂鐘響,會發現在某種意識之中,已經捨不得離開這座散發著特殊魅力的小鎮。
 



[舊城教堂廣場]






[看看運河裡的倒影.....]



[有運河的地方就有導覽船,在荷蘭是很常見的]






[台夫特的建築是典型的荷蘭傳統建築,而且大多都是二至三層樓,相較於大都市來說顯得更可愛]



[夏天等待黑夜是最嚴厲的考驗,因為得等到晚上十點才行]



[黑夜之後,街上的行人也明顯少了,舊城裡除了餐館,安靜地連貓咪走路都聽得見]



[收工回家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