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夜的圓山公園浮世繪

早已耳聞花季的京都交通會非常擁塞,剛好我們遇上的週末第一天已經見識到在八坂神社旁的公車站遊客等候公車大排長龍的模樣。

但最令人懊惱的應該是從四條西洞院搭公車到圓山公園得花上一個小時這件事吧!這短短步行不超過半小時的路程,居然塞車就花了一個小時。眼看天色漸漸轉暗,在想下車卻沒法下車的情況下,我在傍晚時拍下圓山公園那棵姥姥樹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

在祇園下了車,才知道人潮大部份都是湧入圓山公園的,早晨圓山公園的模樣在夜間被顛覆。不再下雨的那個夜裡,圓山公園到處都是飲酒作樂的人,小販的生意一直是絡繹不絕,茶席間也似乎從未有過空位,賞夜櫻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更驚人的是在姥姥樹旁(詳見下方延伸閱讀文章),擠滿了想留下它在燈光照射下,那全身開滿粉嫩櫻花身影的人,拿手機的、拿相機的圍繞在它的身旁,想在這裡和它合影,可是難度相當的高。


[因為參觀人潮太多的關係,想用腳架也是件相當困難的事(反正也忘了帶出門)]

[每一個角度拍到的姥姥樹姿態都不同]

[有沒有像伸長了手臂的姥姥?(笑)]


雖然沒法拍天色未暗時的姥姥樹,但幸運的巧遇穿和服的日本女子正站在姥姥樹前供遊客拍照。姥姥樹、和服女及烤魚,我的圓山公園賞夜櫻活動就在這三樣的加持下,感受到日本人在這個時節的歡樂氣氛。


[賣烤魚的小販]

[完全是被這種烤魚法所吸引過來消費的XD]

[和服及櫻花完全符合東洋味吶]



延伸閱讀:圓山公園晨間賞櫻事件



回想之一:
當晚回飯店後,在電視上看到藤原靜香也在日本某處出席一場賞櫻盛會,身穿和服的她在大雨之中仍笑得很燦爛,讓記者們拍照,結束拍照行程後,有人問她剛才下雨時,為什麼還能笑得這麼開心呢?藤原小姐回答:「因為我把雨滴想像成櫻花瓣灑在我的身上。」(不愧是大明星!)

回想之二:
雖然說印象中一直覺得日本人是守規矩的民族。但在圓山公園見識到喝酒後的真面目,再加上隔一天看了晨間新聞之後,漸漸的改觀中吶。晨間新聞報導在大阪城內的草坪上,留了許多前一晚賞櫻會後的垃圾,草坪還有被燒過的痕跡,記者還試圖模擬當時情況。(日本人好像都喜歡來個模擬回顧短片?)

回想之三:
雖然不是第一次去日本,但是就算是去別的國家,我最愛看的就是廣告。在日本就連外語片都要搞個日文配音(開膛手傑克開口講的是日文,讓我覺得一整個詭異),沒字幕的情況下,就只能當練習日文聽力。但即使是如此,日本節目的模擬回顧短片(例如:辣味烏魚子的由來等等),我覺得也比希臘的節目好看,希臘的連續劇看起來都像七十年代時的演員,大多都是家庭溫馨劇情,光看他們演戲的表情動作,實在很難溶入劇情,再不然就是談話節目,我猜應該是政治性的話題,一排男士坐在攝影棚裡嚴肅地對話,只差沒有開放Call in。(總而言之,還是台灣的100台節目精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Booking.com

RSS